Agent Based Model

来自集智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介绍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gent-based_model


找回失落的参考群体:对“沉默的螺旋”进行多主体建模

【摘要】本文以双重意见气候作为研究沉默的螺旋理论的框架,采用多主体建模的方法,将参考群体重新引入对沉默的螺旋的研究当中,重新考察了沉默的螺旋理论的边界条件,并分析了沉默的螺旋在不同的区域和时间中的差异。研究发现:在引进参考群体的情况下不能确保沉默的螺旋必然出现;沉默的螺旋效果是否能够稳定地出现要视大众媒体对其参考群体的影响力大小而定;沉默的螺旋效果的大小依赖于参考群体规模以及社区总人口规模,其演化受个体的空间分布的影响,而其增长率随着时间递减。


Sohn, D., & Geidner, N. (2015). Collective dynamics of the spiral of silence: The role of ego-network siz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blic Opinion Research, 28(1), 25-45.

Song, H., & Boomgaarden, H. G. (2017). Dynamic Spirals Put to Test: An Agent-Based Model of Reinforcing Spirals Between Selective Exposure, Interpersonal Networks, and Attitude Polarizatio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67(2), 256-281.


1. Sohn, D., & Geidner, N. 的工作和本文相比,在模型构建的方面有很多类似的方面,比如都使用了意见表达的门槛,都控制了表达的意愿或信心,都使用netlogo作为建模的工具,但有一个最明显的差异,Sohn, D., & Geidner, N.的模型并没有测量大众媒体的意见,主要测量的是社交影响,因而仅仅把握住了Newman所言的双层意见气候当中的一层,见论文方法部分(p.29-33),作者在文末也承认了纳入大众媒体的影响是未来的一个研究方向 “the role of mass media in the process should be considered in future studies”(p.42)。就概念上而言,作者相应地把他们的研究定位为对于社交媒体上的传播网络影响的一个研究(尤其是个人的网络规模),其核心发现在于当意见极化时,如果衔接极化群体的人群足够多,就可能出现全局层面的沉默的螺旋。另外,就建模的细节差异上而言,Sohn, D., & Geidner, N. 的模型当中,每一步agent都可以随机移动一步,因而,在其研究当中,agent的社会网络是在不断变化的,这也是本研究与其不同之处。考虑到社交网路的相对稳定性,在我们的研究中不允许agent做这种随机移动。

2. Song, H., & Boomgaarden, H. G. (2017)一文则将研究置于一个更加具体的舆论情境(政党选举)当中。Song, H., & Boomgaarden, H. G.的确考虑了大众媒介的作用,并且进一步考虑了媒介的选择性接触的影响,同时控制了社交网络的作用,是一个更加综合的研究框架。在正文当中,作者对具体的模型细节的介绍很少,更多内容可以参见其ABM源代码,https://github.com/computational-class/ABM/blob/master/Model/Model%206.nlogo 。 从具体操作而言,Song, H., & Boomgaarden, H. G.根据选民的态度将agent区分为共和党支持者、民主党支持者、中立者。作者测量了每一个agent个体的total_media (sum of media exposure)和total_media_valence (valence of media influence),并采用blue_media和red_media进行区分。需要注意的是,blue_media和red_media是每一个格子(agent所在的局部环境)的属性。其中,total_media_valence = blue-media - red-media, total_media = blue-media + red-media。每个agent个体根据政治太多选择性的进行媒介接触,例如,当政治态度小于-1 和0的时候,强度和中度共和党支持者倾向于接触红色媒体,否则,就是低度共和党支持者,此时会随机接触媒体。因此,与Song et al. (2017)从政治态度的角度来定义相比:1. 我们的研究都认为大众媒体是一种弥漫的传播,因而从建模的策略上都借助于agent所在的格子的属性来定义大众媒体的影响。2. 但是我们的研究在测量大众媒介效果的时候策略不同:首先. 我们的论文对每一个格子采用一个随机数来代表媒介接触的强度;其次,我们设置了一小部分无媒介影响的区域,来刻画顽固派和前卫派的媒介环境;另外,我们设置了一媒介影响的调节参数(一个全局的系数),它类似于回归系数,通过调整这个参数,我们可以刻画具有不同程度媒介信任的社会。


Netlogo dictionary

http://ccl.northwestern.edu/netlogo/docs/index2.html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操作
导航
工具箱